返回首页 |网站地图 |订阅中心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李先生

手机: 13983751599

电话: 0537-3331808

邮箱: 6645484115@qq.com

网址: http://www.chunlan.org.cn

杭州市华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细

我在煤运公司上班18年以来的最后一班岗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9-07 20:41

  最后一班岗
  
  2014年11月28号,
  
  我觉得很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曾经度过了十八个春秋的单位:山西煤炭运销总公司(简称煤运总公司)成立于1983年10月。其主要职能是对我省地方煤炭实施“五统一”管理(即计划、合同、调运、票据、结算统一管理)和全面经销,同时肩负全省地方煤炭专项基金收缴工作。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是在原省煤炭运销总公司的基础上重组改制,于2007年7月20日正式挂牌成立。  多年来,山西煤销集团以维护地方煤炭的整体利益和规范煤炭市场秩序为宗旨,认真履行省政府赋予的全省地方煤炭“统一价格、统一销售、联合竞争”的职能,在完成好煤炭专项基金收缴和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查验补征等工作,为我省的经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在煤运公司上班18年以来的最后一班岗
  曾看到过一篇标题为《山西煤炭运销公司一个非驴非马的企业》,它阐述的是 “山西煤销集团作为一个国有企业,却一直行使着行政权力,这是非常怪异的一件事!”也许这就是特殊历史时期所赋予我们的特殊使命吧!
  
  管村篇
  
  曾记否?1996年秋,我头一天正式在稷山煤运公司上班,地点在县城最东边的乡镇---“管村煤焦营业站”,离县城有15公里,是家长骑着摩托车送我去的。下了108国道,还有一公里的破败不堪的老公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坑洼泥泞。而这条路前前后后一走就走了六年。
  
  曾记否?头一天上班,才得知要两班倒,一天一夜24小时连上,24小时不得离岗,晚上也要轮班,只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天!这怎么受得了?!我从小就有神经衰弱,一休息不好就严重头疼。可是为了上班,在心里狠狠的告诉自己:我正年轻,我可以顶的住!
  
  曾记否? 因为上一天休息一天的班,无法照顾好刚刚两岁的女儿,只得把她送到村里姥姥家,一星期后,女儿因想我哭闹,可当她爸爸把她带到我跟前的时候,她反而紧紧地依着爸爸,怯怯地看着我,不喊我。女儿一定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不管她了呢?我一把搂住女儿禁不住的泣不成声。
  
  曾记否?刚上班的头一个月,因为新盖的站,很多设施都没有配备,连食堂灶火都没有,整整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泡麻花。以至于以后的很多年我连方便面的调料味都不能闻,一闻就想吐!
  
  曾记否?刚上班真是不习惯晚上也要值班,到早上下班的时候,往往是像打败的兵一样无精打采,到家就想倒头睡觉,什么也不想干,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曾记否?第一次穿上了带着肩章领花的制服,戴上了镶嵌煤运标志的大檐帽,觉得是那么的神气,肩头扛着的头上顶着的可是神圣的使命!
  
  我以为十几年后的现在,常常提笔忘字,常常话到嘴边卡壳的我会不记得十几年前的情景,可是,可是那一切都隐藏在脑海的深处,被触动的时候,都会如涟漪一样一圈一圈的荡漾起来;那一切都隐藏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的时候,都会轻轻撞击柔软的心房,微微的疼。
  
  那时候都正年轻,二十出头,三十不到,不怕苦,不怕累。渐渐也习惯了上一天一夜休息一天一夜的倒班。值班的认真工作,休息的场院干活,我们自己开地种菜,自己生火做饭。大伙都戏言说:“咱们一起上班的,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屋檐下睡觉,一年365天就有一半时间白天黑夜的在一起,比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长啊”。
  
  春天里我们点瓜种豆自己种菜,那时女同事经常穿细跟的高跟鞋,踩在半松软的土地上,抬脚一个坑,一步两个坑,BYH逗趣着:“你们女同志在前面走,我们男同志在你们后面点种,深浅适中,距离相等。
  
  夏天里菜苗开花了,黄的南瓜花紫的茄子花白的辣椒花......红薯、玉米、豆角、萝卜......在LCY站长的带领下,浇水施肥,间苗掐秧,各种蔬菜在大伙精心的伺弄下都是欣欣向荣长势喜人。
  
  秋天里,辣椒火红一串串豆角尺长一条条南瓜笨笨一个个,开饭时那可真是:红薯玉米焖一锅,蔬菜美味端上桌,丰收果实同品尝,大锅饭里欢乐多。
  
  冬天里,我们围着火炉烤馍片烤红薯,大厅里氤氤漾漾的都是那种诱人的烤香味。后来有了锅炉,一到后半夜值班就发愁,不怕累不怕脏,就怕把锅炉给管灭喽。
  
  就这样,从最初倒班的煎熬和不习惯,到忙碌充实的度了六年时间,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就是刚刚度过的昨天。
  
  城北篇
  
  苦中有乐的管村站前后一共六年(1996-1998,2002--2003,2006均在管村站),终于于1998年调到了在县城里离家不远的“城北营业站”。在这里又和同事们同甘共苦一起战斗了五年。这期间还有上路执勤,就是各班每天派人去路口查车,开始站上还没有配车,都是骑着各自的摩托车上路巡查,是最辛苦最劳累最危险的活。
  
  99年成立了”女子站“,整个站一个男同志都没有,清一色的女同胞,可我们依然把工作干的很漂亮,具体的工作情况,我在《“煤花”也美丽》中已经写到。
  
  我的儿子就是在“女子站”这段时期怀孕生产,那几年真是最辛苦的几年,因为婆婆早逝,妈妈要照顾生病的爸爸,为了上班,先是女儿在幼儿园全托,后来是儿子在幼儿园全托。上班的时候,不能听同事们谈论孩子,一听这个话题,我就眼泪汪汪的。那个时候家长的工作也忙,经常晚上开会,有时候不得已就把孩子送到站上来,等他开完会来接孩子的时候,孩子常常是写完作业已经睡着了。这样的情景让同事们也忍不住唏嘘着,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可真辛苦啊!
  
  那时候变化不停,时而管村站,时而城北站,时而城西站(我没去过城西站),时而城北靠西的铁路站点,时而城北靠东的发运站站点,时而站台,总感觉有南征北的感觉,城北站的任务最高,煤焦车流量最多,每天开票下来,手上的复写纸蓝蓝的颜色洗也洗不掉,更忙的时候还要去外面做“临时交警”以免焦车乱闯乱插。有次我去喊一个司机开票,他一猛开车门,一下子撞在我的胳膊上,虽然没大碍,但也疼了好几天。还有一些男同志上路查车,也免不了和司机又冲撞,和焦车有刮蹭。
  
  后来成立了稽查队,我们不再上路,一年多女子站也取消了。
  
  02年--04年的时候,老ZXL经理为了提高职工的收入,在汾南建了贮藏果品的冷库,让我们的工作又是连抽转,上了本职的班还不时得去冷库干活,还得销售冷藏的葡萄,但最终因市场考察失误,冷库也赔的一塌糊涂。昔日热火朝天的阵地,现在已是另有其主了。
  
  老ZXL经理在任的时候,经常举办文艺活动:业务知识比赛、演讲比赛、唱歌比赛、乒乓球比赛......很荣幸每次都有获得小奖。记得第一次唱歌比赛,我以《妈妈的吻》得了第一名,家长一高兴一冲动还给当时很简陋的家里买了套音响。
  
  04年老ZXL经理退休,外调运城的新ZL经理上任,一来就整治工作作风,开除违纪人员,我们的任务也连创新高,福利待遇也空前看好,公司为职工盖了单元楼,按级别、工龄、等等排名,我还有幸分得一套。
  
  06年CYM经理上任,我们在城北的贾峪村征得土地,正式起建,搬离了租用寄居多年的农家屋,十多年了,我们总算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煤焦管理站”。
  
  我们赖以生存的"煤焦管理站“曾经布置的气派威严,秩序井然;打理的环境优美,花草鲜艳;工作人员个个制服笔挺,精神抖擞;大厅外煤焦车辆停车受检,验票开票。而此时醒目的标志已不见,失落的大厅寂寞的矗立着。。
  
  在这几任经理任职期间,公司每年的任务都完成的很漂亮,每年都会安排全体职工外出旅游:普救寺、五台山、华山、华东游......去上海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坐动车,都让我们激动不已。虽然两班倒,要连续上一周的班,虽然很辛苦,可心里有盼头啊,那么开心那么热闹。
  
  驻厂篇
  
  可是没等我们真正入驻建好的站所(开始工作生活在站址附近建的简易预制板房),为了加强环保治超源头治理,2006年底我们又开始驻厂了。
  
  我和yhp是最早进入焦厂的,在xy焦化厂。当时送我们去的同事们,看到我们又要寄人篱下,简陋的办公室兼宿舍,心里忍不住的酸楚。
  
  从此以后,开始了驻厂的八年征程,12个焦化厂----东方、永祥、晋华、华尧、纺织、恒昌、永恒、恒泰、大泽农、小泽农、东升、秦晋。人员不时的打乱调整,不时地各厂分派,从汾北到汾南(汾南只有一个秦晋焦化厂),这十几个厂大厂小厂我统统都工作过。不定期的隔断时间就要卷一次铺盖卷换厂,有些厂的条件好些,有空调,有小灶,我们就不用操心吃住;有些厂条件差些,我们就自己带个电饭锅煮饭。
  
  整整八年,我们南征北战辗转在各个焦厂。开始收取煤焦能源基金和服务费,后来代收排污费,并且监督治超工作。
  
  整整八年,驻厂的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无法言表。
  
  整整八年,勾心斗角,硝烟暗起,凡驻厂过的人员都冷暖自知吧。
  
  此处省略欣喜过的、愤怒过的、不平过的、无所谓过的.......若干字。
  
  在此期间,2008年解雇全体临时工,本来两个人的班成了一个人的班,在厂里更加感觉形影单只。
  
  在此期间,2010年CYM调走,XXJ 上任。也许是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焦厂效益大不如前,我们的收费也大受影响,任务完不了,工资不涨反而滑坡,奖金福利都没了。
  
  2011年9月,为了解决好农村低收入农户冬季取暖问题,山西省政府常务会议讨论通过《山西省保障低收入农户冬季取暖用煤管理办法》,决定今后5年实施对低收入农户每户每年供应1吨冬季取暖用煤近日的惠民政策。而这发放惠民煤的任务又落在我们头上。截至今年10月份,我们已经完成了4年的惠民煤的发放,这都是我们利用在上完本职工作以外的休息时间来完成的。
  
  2013年年底,因为环保设备越来越要求严格,达不到要求的焦厂被勒令停炉,再加上有些小焦厂提前自行停产关闭。这时就只留下了东方、永祥、晋华、恒泰大型达标焦厂。
  
  环保的要求,焦厂的减少,焦炭销量的呆滞,这样的情景已经让我们感觉到煤运的危机。
  
  煤管站撤销篇
  
  其实要撤销煤管站的消息,早几个月前就有些风言风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不时的在心头萦绕,总是不时的想起《红楼梦》里那一句:“忽剌剌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那一段日子里,我们要面对焦车司机的询问质疑;要面对焦厂某些人员的 幸灾乐祸、冷嘲热讽。但一秒没有通知下达,我们就要坚守一秒!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气,我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随着2014年11月18日上午,山西省政府第64次常务会议的一声令下,纵横山西煤海数三十年的山西煤炭运销公司下属煤焦营业站偃旗息鼓!务必于2014年12月1日零时停止运行并撤销,相关煤焦运销票据全部取消。
  
  2014年11月28号,我照常上班,上午10点钟接到公司通知:“地区派人在下午两点钟到各驻厂站监督撤牌”。
  
  这就是我最后一班岗所在的办公室门外的留影,你一定惊讶于它的简陋吧?!但是,也许这是这块站牌唯一的留影。我赶在地区人员来到之前很认真的拍了这张照,还有文章开头的那张工作照。因为那身曾经很腻味过的制服以后再也没必要穿了,这块站牌也将成为废铁被销毁。
  
  平日里也和同事们谈论撤站的话题,也都漫不经心的说无所谓,可当这块站牌真正在自己面前被摘掉的那一刻,心里猛然一颤,  当我最后一次收拾行李的时候,心里就像没人要的孩子一样没着没落的。
  
  我们曾经努力过、奋斗过、并为之付出青春和热血,赖以生存的煤运就这样轰然倒塌,让我们情何以堪!
  
  大概提起煤管站的取缔,很多人都会联想到“两黑”问题,但是我们作为煤运系统最底层的人员,又能说什么呢?无语!
  
  30年弹指一挥间,煤检站所有的一切都将融入历史的滚滚洪流,煤检站的是与非、功与过,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
  
  我们的煤运,我们的煤管站,无论你是因时代的需求而产生,还是因时代的需求而终结,我们终究摸爬滚打相濡以沫共同经历了十几个春夏秋冬!我们都将永远怀念你!

上一篇:没有了

新葡京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