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网站地图 |订阅中心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李先生

手机: 13983751599

电话: 0537-3331808

邮箱: 6645484115@qq.com

网址: http://www.chunlan.org.cn

杭州市华天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细

人生中总有不得已的生离死别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7-09-07 20:38

  好修行,好安息
  
  安详而去
  
  几乎整个冬天都是在暖冬的感觉中度过,可就在吃过腊八饭(头一次吃大佛寺的师傅们头一次的施粥)的这天下午,雪花洋洋洒洒漫天而来,天将黑的时候,雪已经有寸余厚了,我和家长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在民乐园在疙瘩庙与雪共舞,与雪同欢。
  
  腊月初九清晨的5:20,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碰碰身边的家长:“谁这么早敲门啊?”
  
  家长翻身起床,大声喊:“谁啊?!”
  人生中总有不得已的生离死别
  “快起,快起,咱爹(我的公公)没了!”门外的大嫂应到。(我俩都习惯睡觉手机静音,凌晨2:32起,我的手机上有大嫂的13个未接电话,他手机上未接更多)
  
  啊?!因为自家的一个婶婶刚刚去世,就是今天初九发落(下葬),我们今天一大早就回村的。昨天家长回村里去帮忙,下午还看了爹,有说有笑的,在爹跟前还给我打了电话,说爹身上的湿疹还有些痒,叮嘱我再去买些药,明早带回来。
  
  昨下午挂了家长的电话,我就和女儿出去买药,买了两小瓶外用涂抹的药,买了四小包内服的药。去年夏天公公身上开始有湿疹,买了好几次药,一抹就好,却反反复复好不利索。
  
  我看着门口鞋柜上的药,眼泪止不住的滚落:“这药咱爹还没用呢,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没了呢?"
  
  家长一边安慰着我一边也嘀咕“昨天爹说不想吃饭,还说要加着吃,喝了两碗酸汤呢”。
  
  路很滑,雪还在下。
  
  赶到村里三哥家(公公随老三),在邻居的帮助下,大哥二哥已经为爹穿好了老衣。
  
  公公的面容那么安详那么平静,就像睡着了一样。
  
  点滴回忆
  
  公公属马,今年已过85周岁了,平日里除了血压高外,没有其它大毛病,前年不小心摔了一跤,磕裂了大腿骨,出院后,坚持锻炼,每天在院子里走一百圈,胃口饭量都很好。
  
  我嫁给家长快满23年了,婆婆去世的早,和我在一起只相处了两年,在女儿刚出生没过百天就匆匆离世了,去世的时候也下着雪,那一年雪下得很早,农历1994.10.14。
  
  想想公婆他们三十年代的人,在六十、七十年代要养四个能吃能长的小伙子,可真是不容易啊。
  
  婆婆去世后,公公没事就骑着自行车进城,去听养生课,得了牛角梳,还给了我一个,说是梳头发可好啦。
  
  公公自学成才,会看手相看面相会看日子,很准的,周围各村的人有个困惑有个红白事都来找公公看,所以啊,我们回去的时候,总有好吃的,罐头啦、蛋糕啦、水果啥的......
  
  公公那年还是上当受骗了,在一个外乡人的手里花八百块钱买了四个“金元宝”,想着给我们四个兄弟一人留一个。元宝虽然是假的,但公公的这份心意比真元宝还珍贵。
  
  婆婆去世后的第6年吧,公公70岁了,为了更好的照顾公公,给公公找了个伴,这个婶婶极好,手脚勤快,干净利落,照顾公公非常周到,每天不仅准时三餐,还经常去地里捡枣拾柴。我们每每回去,也无非就是买点吃的,买些穿的,她总是说我们比她的亲娃都好。临走的时候,没啥带的都想给带俩自个蒸的馍馍。
  
  2000年,公公80岁,我和家长给公公做了八十大寿,祈福公公长命百岁呢。
  
  婶婶对我说:“昨天下午,你爹说想吃酸饭,我给做的菠菜酸汤面片,你爹喝了两碗。岁数大了,晚上爱起夜,一夜尿好几次,睡下后,九点钟尿了一次,一直到两点钟也不见起。我就起来喊他,他不言语,我就说,你不言语,还吓唬我里么,可还是不动弹,我摸摸你爹额头,就冰凉了,手和身上还温温的。我就赶快去敲你大哥的门。”
  
  大嫂说:“幸亏自家婶婶没了,我们才回村里住,昨夜我一下都没睡,一开始看电视《武媚娘》,后来还睡不着,把你大哥叫醒一起看拳击。两点二十左右听见当当当的敲门声,你大哥以为又是问路的,大声吼干啥的,一听是咱婶婶的声,就知道不好了,然后我又半夜三更的去敲邻居各家的门“。
  
  二嫂说:”前几天咱爹腿有点肿,我和你二哥把拉到县城大医院化验了一下,各项指标都正常,就等发落了自家婶婶后再到县城输几天液,可哪想到昨下午就还好好的,晚上就走啦“。
  
  三嫂在敬老院上班,被大嫂的电话叫回家。
  
  公公睡着睡着就走了,自己那么安详,没有受一点罪,更是没有拖累我们一点点,这是他老人家的福气,更是我们的福气。
  
  每个得知公公去世的人,都好生羡慕,都说”那是老人家修行的好,年寿已高,无疾而终,你们这就是白喜事了”。
  
  操办丧事
  
  无论是在娘家还是在婆家,我和家长都是最小,所以凡是有事,我们都只跟着哥嫂们行事就行,哥嫂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从没异议。
  
  虽然公公是随三哥的,但是三哥第二天晚上才从上海赶回来,这次丧事由大哥二哥决定我们兄弟四家一起办,说爹活了85了,在村里算是高寿老人,丧事也要办的风风光光。
  
  我排行是最小,但毕竟年龄也不小了,我也得长点心,所有这次丧事我很留心。
  
  灵堂灵帐是家长布置的,灵堂前要点上长明烛、长明香,从入棺到起棺不能断灭,一直燃亮。
  
  孝子贤孙们要在灵柩处分男左女右守灵。
  
  “照片”:公公的照片洗好,摆在灵前,那亲切的面容宛若在世,那熟悉的围脖还是我当年织的。
  
  “鸡鸣纸”:第二天晚上十二点要点鸡鸣纸,到十二点把灯都关掉,把门打开,静静听,就会听到“当”的一声,那就说明,去世的人的魂魄出了门,走了。真的就听到了。
  
  “发罐”:是装在发落前的几日里每顿的饭菜的罐,在起灵前要填满。金筷子,银碗,金发罐,都是我用金银纸糊的。
  
  “麻杆”:现在很少见麻绳了,就省了。我和自家的一个兄弟用白纸条缠好麻杆,几天内我们都穿着白棉布的毛边孝衣,这就是所谓的披麻戴孝。
  
  ”子孙娃娃“:由自家的媳妇或孙媳妇做的布娃娃,有男娃有女娃,在下葬时由需要生孩子的妇女们抢走。其中有个最大的布娃娃叫“官娃娃”抢到他,以后生的孩子能做官。
  
  “烧纸”:第四天,也就是下葬的头一天下午,全部的孝子贤孙们要去墓地烧纸,就是给去世的前辈们烧纸钱,给他们捎信说有人来了。
  
  “献盘:亲戚们为逝者献礼。
  
  ”封棺“:由人看好的时辰,下午三点封棺,封棺前孝子们围着棺木最后看一眼逝者的面容。
  
  ”献祭“:孝子贤孙们封棺后的跪拜,悼念。也就是追悼会,由三哥念的《祭父文》。
  
  ”起灵“:由相邻好友合力抬棺,抬出大门外,等孝子们再次祭拜后抬上灵车,走向墓地。
  
  婆婆的墓在公公去世后的第一天就打开了,家长下墓地去看了,婆婆的棺材尚好。此后的几天都有专门的看墓人每晚睡在墓地。
  
  起灵和棺材下葬时,全靠乡邻朋友的帮助,帮忙的人越多,说明这家人的人气越好。
  
  公公睡在棺材里入了墓地,和婆婆合葬在了一起,老俩口团圆了。
  
  最亲近的孝子们,背跪在墓前用铁锹往刚下葬的墓里填三锹土,俗话说,谁的土填的正谁就孝顺。
  
  墓渐渐堆起来,孝子贤孙们在看墓人的带领下,正转三圈反转三圈,往回走一百步又返回来,敲碎墓前的瓦罐和装饭的玻璃瓶,下葬的仪式就结束了。
  
  到家后,还有个”五祭“。
  
  悬挂的纸扎,亲友的花圈,民间的管乐,五天内,我们不时的沉浸在公公去世的悲痛中,管乐声声,一曲曲《父亲》催人泪下;哀乐阵阵,一段段旋律忧伤不已。
  
  公公安息
  
  下了一天两夜的雪,在公公去世的第三天晴展展了,丝毫没有影响下葬。
  
  虽然 此时此刻我打字的心情是平静的,但在公公去世临下葬前的五天里,每一个环节都让人止不住的落泪。
  
  那些年,公公眼神还好的时候,逢年过节一到家,我们都会围着公公让他给我们看手相,预测来年是不是有好运气,公公每次说的都很准,以致女儿说:”我就信我爷爷的话“。
  
  每次去看他老人家,虽然没有多少话,总是叮咛我们好好工作,管好孩子。
  
  每年我吃的红枣都是公公给的。
  
  20年过去了,公公婆婆又在一起了,从此以后不孤单,愿他们在那个世界里幸福的看着我们幸福!
  
  公公入土为安。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我要特别感谢陪伴公公十五年的这位婶婶,在这十五年里,她尽心尽力的伺候公公,让我们在外工作安心放心。我们全家人都非常的感激她。公公下葬后,婶婶随她的儿子回去了,今年她也81高龄了,希望她能尽快适应新的生活,安度余生。婶婶,我们会去看您的。

新葡京国际娱乐